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三刷《陳情令》才懂,看著哭泣的魏無羨,面無表情的藍湛有多高興

景色宜人的樹林小道,魏無羨就這樣悠閑地牽著小蘋果,與藍湛并排地走著。手中的陳情,被他不斷地轉動著,代表著此時的好心情。重生以來,此時此刻是最值得放松的時候。

剛剛在觀音廟里,魏無羨的身心都得到了解脫。金子軒的死,與自己無關,那個壓了16年的包袱,終于可以卸下。與江澄的真心對話,讓他們都得到了發泄,就算回不去以往的情誼,也能好好地放下。金光瑤命喪觀音廟,手上的痕跡消失,再也不用發愁。

16年沉睡的夢,可以不用再惦記。一向看得開的魏無羨,真的無比高興。看向藍湛的眼光里,都充滿了自信。把玩著陳情,笑容不知不覺有了滿足。

只是,藍湛的表情,有些不對勁。欲言未止的樣子,多少讓魏無羨疑惑。聽到「魏嬰,有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你」時,他的笑容顯得更加耀眼。一句「什麼事啊」剛落下,就被身后的疾步聲,叫喊聲給打斷。

是溫寧,還有藍思追,魏無羨臉上的笑意瞬間凝固。他有些失望道:這兩個人每次都這麼快。

想要調侃思追一番的魏無羨,怎麼也想不到接下來的場景,會讓自己又哭又笑。

聽著藍思追講著斷斷續續的記憶,看著藍湛肯定的神態,望著溫寧早已了然的表情,魏無羨愣住了。隨著思追的回憶,一點點想起與小阿苑的日常點滴。一句「我記得,我曾經姓溫」,直接讓他破防。

魏無羨紅著眼眶,顫抖著聲音,有些不自然地說:你姓溫。

慢慢地,魏無羨在藍愿,溫苑的轉換中,明白了眼前的藍家小輩,真的是那個被自己種在蘿卜地里,時不時欺負一下的溫家小朋友。

隨著「我是阿苑啊」,與沖擊上來的擁抱,讓魏無羨的眼淚,直接隨著激動的心緒掉了下來。小阿苑的出現,是對魏無羨的肯定,是對魏無羨的回報,是對魏無羨的鼓勵。

原來,「鋤奸扶弱,無愧于心」真的能做到。原來,付出了努力與堅定,真的有所收獲。原來,不管你做過什麼,時間會給你帶來結果。

不管刷了幾次《陳情令》,藍思追認親的大型場面,還是讓我落淚。沒有煽動的肢體語言,沒有過量的言語台詞,沒有哭得花妝的夸張表述,卻依然能輕易帶動著我的心。

再次回看,才明白魏無羨的情緒,為何如此帶動人。

小阿苑的陪伴,是一種異樣的成長

射日之征后,魏無羨修詭的消息,一夜傳遍了仙門百家。溫若寒的獨大,讓他們的生活苦不堪言。對于使用邪術的人,他們自然有些心驚膽跳。

在某種程度上,人的私心是無限的。有人倒下,也會有人替上。在有心人的引導下,魏無羨這個不按常理出牌,又有著高超能力的人,成為了大家接下來排擠的對象。

因為江家,因為魏無羨還沒有過擊的行為,因為目前還需要穩定,仙門百家們也只是過過嘴癮。

直到魏無羨直闖慶功會,當著大家的面,直嗆仙督金光善。直到魏無羨「藐視」金子勛,一臉桀驁不馴的樣子。直到魏無羨把溫家老小帶走,有了名副其實的借口。

一夜之間,魏無羨成了名人。一個忘恩負義,叛逃江家的白眼狼。一個把溫家余孽救走,挑戰仙門百家臉面的傲氣之徒。一個明明可以走正道,偏偏要修詭道的不恥之人。

無路可走的魏無羨,只能帶著溫家老弱,躲進了可怕的亂葬崗。這里的土壤,沒法讓植物有所豐收。這里的環境,外人來到山腳都覺得瘆人。這里的寂靜,沒有幾個人能待得住。

可是,魏無羨與大家住了一年多。土豆成了奢侈品,蘿卜青菜釀酒,成了唯一的佳肴。你來我往的對話,成了大家的開心事。沒有爾虞我詐的日常,成了大家舒心的享受。

小阿苑的乖巧,也給了無所事事的魏無羨,一些精神上的安慰。沒事拿他消遣,哄著騙人開心的種蘿卜論。沒事帶下山去玩,沒錢買玩具卻認真尋問的快樂。沒事做個帶娃頭,找回笑意的日常。

小阿苑是個孩子,最容易相信大人的話,也最喜歡粘著魏無羨。這種親密,給了魏無羨增添了一絲幸福感。畢竟,愛玩愛鬧的魏無羨,到哪都是想湊熱鬧的人。

亂葬崗的人,對自己過于客氣。溫情很有定力,不會隨著自己胡鬧。溫寧過于溫和,把自己的話當圣旨。其他人喊著「魏公子」,多少有些距離。

只有阿苑,能說能玩能鬧。一年多時間的陪伴,讓魏無羨對著藍湛能脫口而出:我生的。一年多的陪伴,讓魏無羨吹起《忘羨》,依然讓沒了記憶的藍思追,依然有熟悉感。一年多的陪伴,讓魏無羨覺得信念是值得的。

小阿苑在長大,魏無羨也在成長。

藍思追的優秀,給予魏無羨無限的力量

莫家莊里,重生的魏無羨,成了莫玄羽。一個被外人戲弄的私生子,一個被趕出金家的不恥人,一個沒本事只能懶在莫家的瘋子。

與藍思追的相遇,是那麼的格格不入。被藍家收留,有著藍氏姓,有著親門弟子的抹額,有著雅正的品性的思追,對著別人不齒的莫玄羽,依然能以禮相待。

這時的他們,不知16年前的原裝。這時的他們,沒有過多的交流。這時的他們,以為只是陌生人。

誰能想到,他們會一次次相遇,他們會在了解中熟悉,他們之間有了不一樣的情愫?

作為小輩,藍思追是崇拜魏無羨的。因為,他可以搞定含光君。因為,他的能力實在驚人。因為,他的舉動令人佩服。因為,他的為人搞笑。

就這樣,藍思追對莫前輩越來越有好感。在亂葬崗里,看著魏無羨作為血靶子,引傀儡入血池時,內心的擔憂是那麼明顯。

看著藍湛扶著虛弱的魏無羨出來,藍思追口中的擔心,被戲稱「這孩子,怕不是傻了吧」。

與魏無羨接觸得越多,腦海中的畫面越發清晰。終于,藍思追想起來了,他急著尋求答案。

小樹林中的相擁,是對藍思追的回歸,也是對魏無羨的認可。看著這麼優秀的阿苑,魏無羨覺得,當初的獨木橋,走得多麼有意義。

這個可以證明自己信念的成長,讓所有受過的苦,都變得微不足道。小阿苑的成長,也是魏無羨的成長。這個好苗子,還是繼承了自己的強大。

和思追一樣,哭成淚人的魏無羨,感慨著:傻孩子,哭什麼。

不想丟臉的藍思追,倔強的樣子讓魏無羨恢復了玩鬧的自己,捶著肩抱怨道:這孩子勁這麼大,不虧是含光君教出來的孩子。

藍湛還是那麼淡定,用「也是你教出來的」回應這些年的付出。

融洽的一幕,顯得多麼舒適。藍思追能說出當年的點滴,能曝光自己的行為,能讓自己羞澀,這似乎才是真的魏無羨。

幸好,所有的不幸過去了。幸好,眼前的快樂依然還在。幸好,我們都變得更加強大。

魏無羨的世界,有你,有我,有他,足矣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