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沉香如屑:二刷發現,桓欽一直都想誅滅應淵,但每次都算漏了芷惜

桓欽:

應淵的好友。

一個善于偽裝和算計的人。

一個曾強調為了自己的胳膊,打算放過應淵的人。

但多米諾二刷后才發現,桓欽其實從來都沒有打算放過應淵。

而且,桓欽早就打算利用顏淡來打擊應淵,只是每次都算漏了芷惜而已。

一 、在戰場上,桓欽是不得已才放過應淵。

應淵在四個帝君中實力最強的。

而且,應淵十分了解自己,這些都是桓欽所忌憚的。

所以,要一次性對付四大帝君,又要殺死北冥仙君確實難度很大。

所以,桓欽只能選擇先放應淵離開戰場。

更何況,應淵中的無妄之火無藥可救,桓欽又怎會不知道?

應淵中了此毒,便等同于把他間接送進了鬼門關。

桓欽自然清楚菡萏之心可以救應淵,但他更知道應淵是個表面冷淡,但內心非常重情重義之人,絕不會讓姐妹倆個剜心相救以命換命的。

更何況,顏淡是應淵喜歡之人。

這一點,桓欽是早就知道的。

記得桓欽曾在衍虛天宮試著和應淵討要顏淡的情景嗎?

「應淵君愛清凈,我卻愛熱鬧,把這個小仙侍送到我宮中如何?」「不送!」

這可不是一句閑聊哦!

回頭看時才知道,原來顏淡其實早就在桓欽的「算計「范圍之內了。

二、回到天庭后,應淵蘇醒后聽到戰況也絕非偶然。

如果真正的帝尊仍在的話,為了保護應淵的心情,或是顧忌應淵的傷情,他一定會讓天醫在應淵面前三緘其口的,絕不可能讓應淵聽到戰場的慘烈情況。

還有,應淵從凡間歷難回到天界時,也是天醫們一直在纏著應淵,干擾其繼續查案的,對偽帝尊的命令堅決執行。

這樣分析下來,讓應淵帶傷出走,也是桓欽計劃好的陰謀,天醫們只是執行者而已。

只是,桓欽沒有想到,顏淡在地崖找到了自縛神樹的應淵,并主動剜心救下了她。

但即便如此,其實桓欽也是可以應付自如的,就是用斷情線測出兩人的情誼。

然后,桓欽就可以用情罰「處死」應淵。

因為,到時應淵不僅要自己受刑罰,肯定還會代替顏淡受刑罰。

但令桓欽更沒有想到的是,芷惜竟然還會冒名頂替顏淡的功勞,自認是自己救下了應淵帝君。

如此一來,桓欽的斷情線測試就變得毫無意義。

只是讓應淵不敢與顏淡相認而已,卻無法處罰應淵本人。

三、應淵帝君昏睡的八百多年,也是桓欽精心算計的結果。

第一步:焚毀腰帶。

帝尊救回應淵后,曾告訴輕昀不要讓帝君碰火。

但帝君很快便發現自己的腰帶被送去焚毀了。

此腰帶是帝君的珍視之物,難道作為貼身仙侍的輕昀會不知道嗎?

當然知道!

所以,輕昀作為桓欽的眼線,這樣做的目的就只能是為了讓帝君去搶救腰帶了。

第二步:告知帝君修補天柱。

顏淡天柱被修補之事,已經過去好長時間了。

為何偏要等到受傷的應淵出現之時,太幽星君才說出實情?

當知道太幽桓欽的得力助手后,一切便就都順理成章了。

接下來,應淵便散盡了靈力,昏睡了將近九百年。

如果不是芷惜得知顏淡沒有成功度川,將要魂飛魄散,就不會用挺身而出救醒應淵帝君。

可以說,如果沒有芷惜的心頭血相救,桓欽就已經得逞了。

應淵繼續昏睡于茅屋,顏淡死于忘川。

四、讓芷惜取回地止,卻救回了應淵。

桓欽為何會讓芷惜去取地址?

要回答這個問題,就先要弄清楚

桓欽為何會讓芷惜管理妙法閣?

這可是天庭的重要部門。

一、芷惜的出身讓桓欽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。

作為「雙生蓮」中的弱者,盡管芷惜很努力地修煉,仍然處處都不如顏淡。

就如同桓欽自己,雖然九死一生地來到了天界,費心費力地籌劃了多年,仍然不如應淵這個少主。

二、芷惜也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。

聽從螢燈的安排,構陷自己的妹妹。

看到顏淡跳了橋,又設計陷害了螢燈。

這些質量都是桓欽所喜歡的。永遠知道自己想要什麼,該為什麼而努力。

芷惜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仙階,這些是桓欽自認為能完全能滿足她的,所以便能完全控制她。

讓身為妙法閣掌事的芷惜,去凡間取回遺落的神器理所應當。

只是,桓欽沒有想到芷惜會遇到應淵和顏淡。

桓欽更沒有想到,芷惜只想著保護顏淡,已經無視天規,更不在意自己的仙階了。

所以,此次下凡芷惜不僅救了剜心救了顏淡,更是接回了應淵帝君。

如此一來,桓欽的計劃再次落空,還不得不接著給芷惜賞賜。

五、最后,芷惜用自己的生命算計了桓欽。

在天刑台大戰的時候,芷惜先是服下了散靈丹,讓桓欽吃下了自己的半顆心,使其中毒。

這個情節,相信大家還是記憶猶新的。

如果沒有陶子祁舍命相救,這次桓欽真的會直接死在芷惜的算計里。

所以,如此看來桓欽算計了所有人,對于昔日的好友應淵更是從未手下留情。

但卻敗在了顏淡的大度和善良上。

因為,無論何時,顏淡都從未想過傷害芷惜,更沒有想過要怪罪她。

更是敗在了芷惜的幡然悔悟上。

因為,芷惜做錯過事,但后來一直在努力地彌補自己的過失,這就足夠了。

每個人都有錯,但只有愚者才會執迷不悟。

說到底,桓欽更是敗給了自己的執迷不悟。

用戶評論